电泳

原ID:Yerushalaim 微博@二百斤的电泳
盾冬only
如有雷同,是我抄他
不更新时很少在

【盾冬】霸道总裁爱上我 5

简介:反对婚前性行为的总裁史蒂乎x喜欢艹不同MB的总裁吧唧。一个撩人反被艹出水的惨案

1   2   3   4


5

清晨醒来时Steve已经不见了踪影,伸手在床单上胡乱蹭了两下,那上面也早没了人的体温。他艰难地转过头去看床头的电子闹钟,时间显示六点刚过。他迷迷糊糊撑着身体坐起来,头很痛,眼睛也不太睁得开,他随手在床头柜上摸手机,却忽然摸到了一把叉子。

他眨了眨眼,看向床头。

盘子上摆放着一块Xavier’s的芒果慕斯蛋糕,旁边放着一杯鲜橙汁。叉子被Bucky的手碰歪,掉在床头柜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Bucky下意识舔了舔嘴唇,房门正好打开,Steve一边用干毛巾擦着湿漉漉的金发一边走进来,上身赤裸着,精壮饱满的胸肌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看见Bucky已经坐了起来,他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Buck瞬间醒了一半。

“我已经联系了你的助理和司机,半个小时以后他们会到我家楼下。”

Bucky抓了一下头发,下意识说:“我不记得我给过你他们的联系方式。”

说完他就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是多么的蠢——Steve肯定也有属于自己的情报网。

然而Steve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把毛巾搭在肩上,打开了衣柜。

“你先去洗漱,然后把早餐吃了。衣服我放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你换好衣服应该就到时间下楼了。”

“你不和我一起去机场吗。”

“我今早有年度总结会议,不能送你过去了。”

Bucky点点头,磨磨唧唧地翻身下床,拖着脚步去了浴室。

 

浴室里有一套全新的洗漱用具,但剃须刀却只有一个。Bucky一边刷牙一边在洗手台上翻找了一阵,确定这里只有一个剃须刀。

剃须刀对男人来说是很私人的物品,Bucky不认为Steve是会忽略这种细节的人。

犹豫了好一阵,Bucky还是把剃须刀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从浴室里走出来,Steve已经换上了正装,金发上似乎还抹上了发胶,整个人看起来高雅而知性。Bucky还没从Steve这个造型对视觉神经的冲击上回过神来,Steve就已经走了过来,一只手抚过他下巴上新冒出来的短短的胡渣,嘴唇凑过去含吻了一下Bucky的下唇。

“剃须刀我也放在洗手台上了。”

“……”

他又抬手看了看腕表,朝Bucky笑了笑,“我必须得出门了。你记得吃早餐,一切顺利。”说完又吻了吻Bucky的嘴唇才出了门。

Bucky站在原地过了好几分钟,才回过神一般摸了摸自己的下唇。

————

下楼时秘书和司机都已经等候多时,Bucky掖了掖西装的领口走过去,秘书递给了他一叠资料。

 “这是什么?”

“前天您让我准备的有关Steve Rogers先生的资料。”

“我让你今天给我吗?”

“是的。”

Bucky看了助理一眼,接过那一叠资料,随意翻了翻。

大多都是他见过的信息,除了爱好那一栏上似乎除了晨跑还多了一项“写生”,档案页和之前看过的没有什么太大差别。

他把资料递还给秘书,“先放着吧,我回来再看。”

秘书点点头,司机适时为Bucky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

 “以上是今年的业绩总结,有什么有疑问的地方吗?”

Steve朝台下扫视一圈,并没有人提出异议。

“接下来是人事调动的报告。”Steve将文件翻过一页,放在讲台上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

台下的人面面相觑。

你手机没关机?

我关了呀,你看。

……难道不是总经理的手机在震?

怎么可能,总经理说过开会的时候他都会把手机关机的。

台上,Steve翻页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瞥了一眼手机。

是航空公司发来的飞机起飞的短信提示。

因为航班的延误,Bucky乘坐的航班延后了一个小时十二分钟,直到两分钟前飞机才刚刚起飞。

台下有些骚动起来,Steve回过神来,冷下脸咳嗽了一声,空气瞬间又安静下来。

“抱歉,我们继续。”

————

与OD集团的新项目合作签约定在Bucky到伦敦后的第二天下午,Bucky便在酒店休息了半天。

“Steve没有给你打电话或者发短信吗?”

Bucky打开免提,站在全身镜前边系领带边说:“没啊,怎么了?”

“我以为对男朋友无微不至的关心是作为男朋友最基本的义务之一,而且按照Steve总是秒回你的信息来看,他一定会随时关注你的情况。”

Bucky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女人,没必要被这些没用的电话或者短信问候。”

“听起来你很信任你男朋友。”

“Nat。”

“OK,OK,是Steve。所以你这两天打算和他提出分手了吗?”

“……也许。你知道我不是那么有耐心的人。”

“你的语气听起来可不是那么回事,倒更像是对Steve恋恋不舍的样子。”

“我有时候真的很讨厌你的直白。”

“谢谢赞美。”

“……”Bucky把西装外套穿上,看了一眼床头的电子闹钟,“时间差不多了,我先挂了。”

 

在走进OD集团的大楼前,Bucky犹豫了一阵,还是给Steve发了条短信,告诉他自己现在的情况。

然而这回Steve并没有立刻回复,Bucky等了将近一分钟,不得已先走进了集团大楼。

“嗨,Bucky。”一进会议室,Loki Odinson就先给了他一个冷笑,“在这么重要的一天里,你竟然迟到了三分钟零二十四秒。”

“哦,老天,收起你摆弄是非的癖好好吗,我明明早到了一分钟零三十六秒。”

“臭小子。”Loki哼笑了一声,和Bucky相互拥抱。

OD集团从以前就和CE集团有生意上的来往,所以Loki和Bucky从小就认识,关系一直以来都很不错,而且也有频繁的联系。两个人交流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走完签合同的各种流程,时间已经指向下午五点。

Loki在合同上签好自己的名字,站起来,朝Bucky刚打开的手机扬了扬下巴。

“你今天还有约?”

“没有。”Bucky锁上手机,不太自然地笑了一下。

“得了吧,你还想瞒我?你刚刚每隔两分钟就看一眼手机,真以为我没发现?”

“……只是在等一个客户回短信而已。”

“客户?”等电梯的间隙,Loki眯起眼盯着Bucky,直把他盯得浑身发毛,直到身后一个高大的金发男人路过并看了Loki一眼他才收回视线,“好吧,客户。”

“Thor?”Bucky回头看向金发男人离开的方向,“他变了很多。”

Loki回答时显得不太情愿:“嗯,他的办公室在这一层。”

“你最近和他不太好?”

“你傻了吗?我跟他就没好过。”

“他现在是OD集团的总经理了,你就没想过和他缓和一下关系吗?你只是副总经理而已。”

“拜托,他迟早有一天被我搞垮。”

Bucky没说话,Thor是Loki的哥哥,他一向不喜欢掺和这兄弟俩的事情——自从去年Loki知道自己是被领养的孩子后和家里的关系一直都不好,Bucky试过劝他,但没什么效果。

两个人走出OD集团的写字楼,Bucky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手机。

“今晚跨年,要一起去喝一杯吗?”上车前,Bucky回头问Loki。

“不了,今晚我要回一趟家。”

“不是和家里决裂了吗。”

“妈妈叫我回去一趟。”Loki的表情有点复杂,“不好拒绝。”

“好吧。”Bucky耸耸肩,“看来我得自己一个人跨年了。”

Loki追着Bucky的视线看了一眼他的手机,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什么事的话就联系我。”

“我能有什么事啊。”

“我怕你因为收不到某人的短信而躲在某个角落里偷偷掉眼泪,你得知道你现在的表情看起来是有多受伤。”

“……”

“不过我又马上想到伦敦每个地方都很适合你种草,这样想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我暂时……”Bucky不自然地皱了皱鼻子,“会比较安分,你已经知道了,我有男朋友。”

“……”

————

Bucky在市中心的一家法国餐厅里简单地解决了晚餐便在附近散步,周围全是喜庆的气息,走到一个广场上,几个小孩子拿着气球的栓绳跑跑闹闹,有人在广场中央放焰火,边上站着拉手风琴的街头艺人。他站在旁边听了几首曲子,走过去往琴盒里投了几张纸币。

更晚一些的时候,天上下起了雪。

电话突然响起来,Bucky几乎瞬间就把手机拿出来,然而看到屏幕上的视频请求显示的名字是“Tony”时又不由得咂了咂嘴。

“干嘛?”

“我听说你今天要一个人跨年了,特地问候一下。”

“我不介意你现在飞过来陪我跨年。”

“我可没这么闲。”Tony对着镜头笑得欠揍,“我听说你和Steve睡在同一张床上一整晚什么也没干?”

“……”

“我早说了他一炮难……”

Tony还没说完,Bucky就直接掐断了视频聊天,并把对方加入了黑名单。

周围的热闹突然显得十分讨人嫌。

雪不算大,他看到广场上许多人在打伞,撑着同一把伞的情侣从他身边低声嬉笑着走过,他看着年轻男孩在伞檐下若隐若现的金发,不由得又低头看了一眼手机。

与此同时,手机震动了起来,Bucky只瞥了一眼,屏幕上忽然跳出来的名字就让Bucky的脑子一下子放了空,只能呆呆地看着那个名字。直到几分钟之后,手机第二次震动起来,他眨了眨眼睛,确认了好几遍才确信是Steve发来的视频请求。

但他没有立刻接通,而是等到视频请求差不多自动挂断时才按下接听键。

Steve的脸一下子出现在屏幕上。Bucky强忍了很久,还是笑了一下。

在他看到Steve含满笑意的蓝眼睛时。

“嗨。”

“嗨,看到我今天发给你的短信了吗。”

“看到了,所以现在给你发视频请求了。”

“据我所知你今天没有工作安排。”

Bucky往广场中心继续走着,他猜自己的镜头应该有点晃,背后大概是伦敦夜晚的灯火通明。

“临时有点事。”

意思是不方便告诉他是什么事。Bucky看着屏幕上的Steve,没说话。

Steve笑了笑,稍微往镜头旁边靠了一下,露出了背后热闹的广场,背景的声音里还隐约传来小孩的嬉闹声和手风琴悠扬的琴声。

Bucky回忆了一会,纽约似乎没有这样的地方。

“你现在在哪?”

“在一个广场上,这里似乎在庆祝跨年。”

“不在纽约?”

“不在。”

“那在哪?”

“你可以猜猜看。”

Steve的身后下着雪,背景里的广场灯火摇曳。几个孩子拽着气球的栓绳你追我赶,隐约还能听到不远处的人放焰火的声音。

Bucky突然觉得Steve背景里的地方有点熟悉。

“你在布鲁克林吗。”那里是他和Steve共同的故乡,他们都知道这件事,但这还是他们之间第一次提起这个地方。

Bucky已经离开布鲁克林很多年,但Steve也许会偶尔回去一趟。

比如在这个跨年的时候。

“不是。我今年没有回去。”

“那是在哪……”

话说到一半,Bucky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嘈杂的背景声音里传来人群喊出的新年倒计时的声音,和广场上的声音同步。

Steve笑了起来,眼角的细纹都浮了起来。

那是站在思念的人面前时的喜悦——然而其实他们只分别了一天而已。

Bucky慢慢转过身去,Steve就站在他身后不到十步的距离,脚边放着一个行李箱。对方朝他晃了晃手里的手机,走了过来。

他张了张嘴,最后只吐出了一口白色的雾气。

新年的倒计时结束,烟火在夜空中炸裂开来。

“新年快乐。”Steve低低地说着,自然地把Bucky搂进怀里。

“…………………………”

男人的怀抱总是很用力,Steve的力量大得像要把他揉碎。

他比Steve稍微矮一点,鼻尖抵在Steve的羽绒外套上,眼眶忽然很痛。

“不跟我说新年快乐吗?”

“…………”Bucky过了很久才用力回抱住Steve的背,低低说出一句:“Punk。”

Steve轻笑了一声,把他搂的更紧。

“Jerk。”



TBC


嗨呀 最近在考试 所以……嗯(

顺便我脑补这章的大盾各种小心思的时候觉得很苏嗷 希望写出来也是这种感觉⁄(⁄ ⁄•⁄ω⁄•⁄ ⁄)⁄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7)
热度(399)
©电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