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泳

原ID:Yerushalaim 微博@二百斤的电泳
盾冬only
如有雷同,是我抄他
不更新时很少在

【盾冬】他们的秘密情人 5

简介:总裁盾x大明星吧唧。又名《我们离婚了》《我们假戏真做吧》《我们复婚吧》《狗血大全》


1   2   3   4



5

“九头蛇的皮尔斯要入股我们公司?”

接近中午时分,旺达将泡好的咖啡放到史蒂夫面前。史蒂夫拿起咖啡抿了一口,抬头问站在办公桌前的娜塔莎。

“没错。这是刚刚他们传真过来的协议拟定书。”娜塔莎把手里的文件递给史蒂夫。

史蒂夫把文件接过来,随意翻阅了一下,然后将它扔在了办公桌上。

“不可能。我拒绝这份协议。”

“事实上,他提的条件很丰厚。而且关于利润和分红的方案也对我们很有利——”娜塔莎观察着史蒂夫的眼神,话锋随之一转,“不过皮尔斯这个老家伙每天都在想方设法让我们公司垮台,所以我觉得他也不会无条件给我们这么优厚的一份合同。我想还是要小心为上。”

史蒂夫控制着办公椅转过半圈,直面着落地窗外的半个纽约城,对着刺眼的阳光眯了眯眼,摇摇头:“不,皮尔斯只是想用这份合同告诉我,他有我的把柄。以他在这份初稿上提出的股份,不足以拖垮我们公司,他只是想通过这份传真告诉我什么,这才是他的行事作风。”

“你是指巴基的事?”

“他手下有不少疯狂的狗仔队,对于巴基和我的事,他会知道些什么也不奇怪。事实上就算他曝光我是同性恋的事,对我们的股价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只是……”史蒂夫抿了抿嘴唇,慢慢说道,“我怕影响巴基的事业。你知道,好莱坞并不待见同志。”

“那你有什么打算吗?”

“嗯——偷偷地?”史蒂夫从摇椅上站起来,回头朝娜塔莎笑了笑,“送我去机场,我订了一个半小时后去洛杉矶的机票。”

“开什么国际玩笑,你四点还有一场会议。”

“我知道,所以我去看一眼就回来。”史蒂夫整理好桌面,对临危受命一般忙着收拾东西的旺达说,“你留在这里,帮我整合一下会议要用到的材料。对,就是我放在桌上的这些,我已经基本整理好了,你帮我审核一下就可以了。我三点半会回到这里检查。谢谢。”

娜塔莎看了一眼紧迫的时间,忍不住低声咒骂:“见鬼,你昨天才偷偷去看过他!”

————

洛杉矶。

 

“卡!”

导演干脆利落的一个单词让在场高度紧张的工作人员都松了口气,他们今天拍的是外景,灰沉沉的天空正好适合拍今天的这个短镜头。

巴基扶着女主角奥萝洛的肩膀,侧着头,嘴唇只差分毫便要碰上奥萝洛的嘴唇。他入戏快,出戏也同样快,在导演喊“卡”后,他顺势将这个姿势变成了友好而不失亲昵的拥抱,松开奥萝洛前还送给了对方一个wink。

饰演男二号的洛基走过来,朝着奥萝洛指了指巴基,调笑一般说:“可别爱上他,他不是什么好人。”

奥萝洛微怔,随即大方地笑开:“嘿,你这么说我的未婚夫可是会误会的。”

“抱歉抱歉,这小子说话一直这么欠揍。”巴基一边删掉手机上的新简讯一边笑着朝奥萝洛致歉。

“那我恐怕得再一次抱歉了。我得借用你的男主角一会儿,你不介意吧?”

“嗯哼。我想今天你都不需要再还给我了。”奥萝洛耸耸肩,“再见,帅小伙儿们。”

 

与奥萝洛道别,洛基和巴基穿过工作人员走到片场边缘闲聊。

山姆前几天刚刚帮巴基找来的助理斯科特·朗给巴基递了一瓶水和一包纸巾后就一直站在不远不近的距离,不说话也并没有八卦一般看着他们。

“我觉得你的新助理还挺靠谱的。”洛基看着斯科特评论道。

“我不觉得。”巴基打开矿泉水喝了一口,“他是史蒂夫·罗杰斯的粉丝。”

洛基吹了一声口哨:“那你们可真有缘。”

巴基翻了他一眼,没说话。

“好吧,那——”话音未落,洛基的眼角无意中瞥向了街道尽头的拐角,下意识地咬住了话头。

为了保密拍摄,剧组对这条对洛杉矶无关紧要的半条街道申请了大约三个小时的封锁时间。而此时,一个戴着鸭舌帽,墨镜和口罩的男人正站在这条街道另一头的转角,面向着他们的方向。

意识到洛基的视线,男人压低帽檐,一步跨进了拐角之后。

“怎么了?”巴基奇怪地看向洛基。

“没什么,不小心把口香糖吞进肚子里了。”洛基随口编了一个无谓的谎话,迅速转移了话题,“今晚去BELL吗?反正剧组没安排。”

BELL是洛基的秘密男友索尔名下的一家酒吧,位于洛杉矶最火热的夜生活地带。

“懒得去。明天还要早起拍戏。”

“谁管你。”洛基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西装衣尾,跟着收拾好东西的剧组准备离开片场,“好吧,下午六点半没问题吧?我在那里等你。”

————

傍晚,巴基推开了挂着“本店已打烊”的BELL的店门,门上的风铃叮铃响了几声。

“怎么清场了?”巴基环视周围一圈,然后坐到了吧台前。

“今天不营业。”洛基把空了的高脚杯递给酒保,“两杯马丁尼。”

“我要苏打水就好了。”巴基的职业道德让他立刻否决了洛基为他叫的酒,一边嘟哝着,“不营业你还让酒保加班。”

“我乐意付他加班费。”

巴基看了看洛基,拿起酒保放在吧台上的苏打水嘬了一口。

 

“我觉得你有话想和我说。”

“你不会想知道我想说什么的。”一改往日不正经的口吻,洛基的语气里是少有的诚实。

“即使你知道我不想听,你还是会说,不是吗?”

“我今天看到了史蒂夫。”

巴基的呼吸一顿,随即淡淡地说道:“这没什么稀奇的。”

“我是指真人,不是什么杂志上的照片。”

这次,巴基看向了洛基。

“在片场。”

巴基皱了皱眉:“……所以?”

“没什么。你知道他为什么会来。”

“这是你打算要和我说的话吗?那我确实不想知道。”

“其实不完全是,我还没有进入主题,现在我只是在和你闲聊而已。”洛基捏着高脚杯的杯柱有意无意地把玩着,“你有重新接受他的打算吗?”

“……没有。”

洛基和他碰杯,“为什么?”

“有些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很难说,一言难尽。总之,我和他和以前都不一样了,事情很难再回到过去。”

“但是你甚至没有给过你们自己机会。”

“事实上没有必要。我想,我对他的感情早就在两年前结束了……好吧,我承认,我用了两年忘记他,这两年我也过得很痛苦。但是在我决定复出的时候,就证明我已经完全忘记他了。你知道,我现在只想开始新的生活。”

“你骗了我,对吗?其实两年前在机场发生了什么,对吗?”洛基犹豫着措辞,“其实我知道你那时候根本不想离开。”

“我没有骗你。只是……那时候我在机场等他,我想,如果他来机场挽留我,我就跟他回家。但是我等到了第二天早晨,而直到那时我仍然在幻想,哪怕只有一通电话,我都会跟他回去。但是……”巴基自嘲般笑了一下,“什么都没有。连一条短信也没有。没有什么别的理由,我只是觉得他对我已经没有感情了。”

洛基看着他暗下去的眼神,没有说话。他抬手看了看腕表,而就在这时,店门再一次被推开。

巴基下意识转头去看那个推门进来的人。

空气寂静了两秒。

 

“我很抱歉不过——”洛基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门口的史蒂夫,“这就是我要对你说的话的主题。”

“你背叛我!”巴基瞪着想要站起来的洛基,扯着他的领带咬牙切齿地低声说。

“我可没有。”洛基用两根手指拈着巴基的手好让他松开自己的领带,他直起腰,单手整理了一下刚刚被解放出来的领带,另一只手在巴基的左胸口上点了点,“你已经动摇了,巴基。我只是听见了你这里的声音。”

巴基还想说什么,史蒂夫却已经走了过来。洛基朝巴基眨了眨眼以示道别,转身和史蒂夫擦肩而过时瞥了史蒂夫一眼,什么也没说便走出了BELL。

 

巴基坐回了原位。

 

“你一直不接我的电话,所以我就过来了。”史蒂夫坐到洛基刚刚的位置上,对酒保竖起一根手指,“要一杯一样的。”

“……拍摄期间剧组会没收手机,我没注意。”不过两分钟时间,巴基就摸到了自己掌心渗出的汗。

“拍摄很忙吗?”

“你问这样的问题有意义吗?”

“我只是想关心你而已。”

巴基动了动嘴唇,最后只拿起了杯子喝了一口苏打水。

“我想你还记得,我们的合同上写着‘在我指定的场合你要履行扮演我的男友的义务’。”史蒂夫移开视线,尽管嘴里说的是命令一般的话,声音却轻得仿佛是请求,“我现在希望你能做到这一点。”

巴基没有看他,沉默了好一会他才问:“你想要我怎么做?”

“每天晚上接通我的电话,可以吗?”史蒂夫问。

巴基知道他在生意场上的作风是出了名的雷厉风行和冷血无情,也因为这样才能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就踩着原先想要压着他上位的股东的腐肉坐到了现在的位置,然而现在巴基却看不到那些原本该附着在这人身上的影子。

史蒂夫唇角牵起的浅笑,有一瞬间几乎让他承认自己有所动摇。

“你不回答,我就当做是你答应了。”

“……如果我在拍戏,是没空接你的电话的。”

“我明白。”史蒂夫轻声说,他从吧台上下来,走到DJ台前选了一张黑胶唱片。

轻柔的旋律从旋转中的CD机里流淌出来,巴基记得,那是他们在七年前的晚宴上第一次见面时会场内播放的蓝调。

史蒂夫朝他露出了微笑,像七年前走向史蒂夫的他一般绅士地走过来,微微弯腰,朝他伸出了手。

“先生,我能请你跳支舞吗?”

巴基一怔,脱口而出:“我拒绝。”

史蒂夫没有放弃,而是依旧保持着迷人的微笑:“哦,男人和男人跳舞可不算是犯罪。”

巴基倏地站起来,冷冷地回绝:“我不想。”

史蒂夫立刻伸手扣住了巴基的手腕:“你的脸色和身体线条看起来大概是不常运动的那一型,跳舞有助于增强心脏和血管功能。为了你的身体健康,能和我跳支舞吗?”

 

不知道是巧合或是其他什么别的原因,这与七年前巴基搭讪史蒂夫时的对话,甚至动作都一模一样。

只是此时此刻他们的角色调换过来了而已。

 

恍神间,史蒂夫已经牵起了他的手。

巴基没有再说话,却也没有主动按照节奏踩舞步。两个人沉默着,心照不宣一般只是和着音乐慢慢摇晃。

史蒂夫注视着巴基低垂下来的眉眼,直到这一曲即将结束他才开口:“你瘦了一些。”

巴基的眼睛依旧盯着两个人的脚尖,低声说:“你也是。”

史蒂夫微微一愣,不由自主地笑了笑:“但是这不影响我爱你。”

搭在史蒂夫肩上的手不禁紧了紧,巴基不在意似的抬起眼:“只是演戏而已,你没有必要说这种台词。”

史蒂夫没有否认自己是否在做戏,只是问:“你到现在还是热爱着演戏吗?”

巴基强迫自己直视着史蒂夫的眼睛:“是的。否则我不会再一次回到这个圈子里。”

史蒂夫点点头,话锋忽然一转:“事实上,这个地点和场合,我没有要求你履行‘那个’义务。”他感受到巴基的动作一顿,但他没有等对方有反应便又继续道:“但我希望你是自愿的。”

“不可能。”巴基瞪大了眼睛,用力挣扎了两下,然而史蒂夫没有放手,而是更用力地搂紧他的腰按向自己,让两人的下体紧紧贴在一起,他心中一阵落空般的失重感,接着他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在一瞬间争先恐后地涌向了自己的下体。

 

DJ台上的蓝调早已结束,空气里只剩下他们的呼吸声,和酒保调酒时发出的声音。

巴基舔了舔越发干涩的嘴唇,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最后吸了一口气,说:“史蒂夫,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但是你说过,我们会划清界限的。你不是一个不守信用的人。”

“你真的不知道我想做什么吗?”

巴基住了口。

他知道自己应该阻止史蒂夫说下去。

但他做不到。

只不过是史蒂夫的声音而已,已经让他如此留恋不已。

 

“我想让你回到我身边,巴基。”



TBC


好愁呀我怎么还没开始搞事……我已经等不及想…………【ry

你们都不评论了吗QAQ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4)
热度(323)
©电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