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泳

原ID:Yerushalaim 微博@二百斤的电泳
盾冬only
如有雷同,是我抄他
不更新时很少在

【盾冬】Underwater 10

简介:宠物店老板盾x花店老板冬。双直男互掰的狗血八点档

1   2   3   4   5   6   7   8   9



10

某人一语成谶,第二天一早,Bucky收到了一条短信:自家邻居发烧卧病在床,今天不能去店里了。

Bucky一边给杰弗森倒狗粮一边单手在手机屏幕上敲字,还没发送出去,想了想,又把那串“需要我帮忙吗”删掉了。他给杰弗森顺了两把毛,进房间里把Steve家的备用钥匙翻了出来——他们几个月前曾经交换了家里的备用钥匙,以防有人忘记带自家的钥匙,不过Bucky一直把它放在抽屉里没有用过,所以刚才一时间竟然还想不起那把钥匙到底放在了哪里。


站在Steve家门前,Bucky抬手放在门铃上,好一会,还是没按下去,直接开门进了屋。

爱丽丝一闻到Bucky的气味就已经蹭了过来,他顺便给爱丽丝准备了狗粮和网球好让它自娱自乐,然后蹑手蹑脚地进了Steve的房间。

房间里只是开了抽湿,Bucky却还是自作主张的关掉了空调,打开窗户透风。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汽车碾过马路时会带起一阵水花飞溅的噪音。


前段日子喉咙发炎,昨天淋了雨,又被冰淇淋店里的冷气从头到脚吹了个遍,饶是电影里被打了四倍力血清的美国队长也该趴下了,更何况是Steve这种凡胎肉体。Bucky在床边坐下来,柔软的床垫陷下去。Steve穿着格子纹睡衣,身上盖着一张薄薄的空调毯。他的脸色很苍白,嘴唇干燥得几乎都已经起了皮,额头上是密密麻麻的汗珠,放在被子外面的手无意识地拢紧。他睡得并不安稳,脑袋偏来偏去好几回,最后转向Bucky的方向,皱着眉睁开了眼睛。

Bucky:“……”

Bucky毫无防备地撞进Steve的视线里,像是一只做贼的小鹿一样慌乱得原地打转,脸上一时之间也忘了该做什么表情,只是喉咙发紧地盯着对方看。

这似乎是他第一次那么认真地看着Steve的眼睛。

那双湛蓝的眼睛里混杂着一丝绿色,即使是在现在的一片混沌下看起来也还是非常清澈,让他几乎要以为自己能一眼望到底。然而仔细看,那双眼睛就是一个无底洞,永远也看不到头,越往里看,就越会发觉——

仿佛跌入万丈深渊。

————

Bucky坐在床边,他穿着一条宽松的牛仔裤和一件干净清爽的藏青色T恤,脸上细碎的胡渣还没来得及刮掉,棱角分明的脸上是一副有些呆愣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在Steve的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单词就是“可爱”。

——他喜欢的人是一个这么可爱的人。


两秒钟之后,因为高烧而一片混沌的大脑终于认出了坐在床边的男人,Steve的瞳孔略微缩了缩,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然而一张嘴喉咙就火烧一样疼,硬是让他把那声“Bucky”吞回了肚子里。

Bucky有些涣散的瞳孔终于重新聚焦,他用力咽了一口唾沫,近乎慌乱地收回了视线,有些不自然地说:“我很担心,所以过来看看你。你烧得很严重啊,量过体温了吗?”

Steve轻轻摇了摇头,试图撑着身体坐起来,然而半个身子还没直起来,手臂就先失了力气倒了回去。

Bucky只好把他按回床上:“你别乱动。我送你去医院吧?”

Steve蹙起眉,一边摆手一边摇了摇头,表示不需要这么麻烦。

Bucky也不坚持:“你不愿意就算了……我今天不去店里了,待会帮你做点流食,你先睡吧。”

Steve终于没扛住沉重的睡意,勉强点了个头,眼睛不受控制地重新闭上。他的思维有些朦胧,高热的大脑像要把他残存的一点意识燃烧殆尽。

他做了很多梦,梦境像走马灯一样在眼前掠过,用尽力气睁开眼去看却永远都是模糊的一片。尽管闭着眼,他还是觉得眼前一阵接一阵的天旋地转,整个世界都好似被人装进了一个盒子里用力震荡。他用力呼吸着,努力用听觉和触觉分辨周围发生的一切事情。

似乎有什么人把温度计轻轻插进了他的嘴里,不知道过了多久,温度计被抽出来,他听到那人叹了口气,然后在他身边不停地走动——他把装了水的杯子放在他的床头,把他的脑袋搁在怀里,捏着他的嘴巴喂了两粒药,然后朝他的喉咙灌水。药片顺着喉管流下去,对方的动作小心翼翼,没有让他有丝毫呛咳或是不适感,他被轻轻放平回床上,那人又接着把湿了水的毛巾拧干擦他额头上的汗。

Steve挣扎着想抬起手挥开那个多事的陌生人,使劲好半天却只是让其中一根手指动了一下,而没过多久,他的手就被另一只手捉住,慢慢放回了被子里。

微凉的,渗出一层薄汗的手握住他时,躁动的内心被抚平,连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他认得——是Bucky的手。

————

Bucky把状态终于稳定下来的Steve安顿好,走到厨房打算煮一锅米糊或是麦片粥之类的流食。爱丽丝在他身后屁颠屁颠地跟进来,伸长了脖子想看Bucky在做什么。

他系好围裙,把爱丽丝赶回它的狗床上,在橱柜里翻找了一下,打算处理一下这些有限的食材。

就在这时,门铃声响了起来。Bucky抬起头,抽了张纸巾擦干湿漉漉的双手,走到玄关开了门。

Bucky:“……”


门口站着的人是那位Steve的“绯闻女友”Natasha,她今天的衣着简单随性,酒红色的长卷发在脑袋后面扎了个结。看到来开门的Bucky,她明显一怔。

Bucky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忽然加快起来,他甚至能听到心脏在胸口擂鼓躁动的声音,手心也无端渗出了汗。

“你好,Romanoff小姐。随便坐吧。”他顿了瞬间,移开了视线,转身进了厨房。

Natasha回过神来,提了一下唇角,不客气地走了进来:“你好,Barnes先生。叫我Nat就好。”

正在调节火候的Bucky闻言低声重复了一句:“Nat?”

“为了避免你误会,你还是叫我Nat吧。”Natasha抱着胳膊靠在门边看着家庭主妇一样的Bucky,挑了挑眉,“证明不是只有Steve会叫我Nat。”

Bucky:“……”

“我和他不是情侣,只是比较要好的朋友而已,你不用在意。”

Bucky终于回过头看了她一眼:“……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个?”

“因为无聊。”Natasha随意地笑了笑,“本来今天我过来,是因为Steve说他不舒服,我才过来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既然你在这里,看起来应该就不需要我了。不过我有些事情想问问你。”

“……什么?”

“你觉得Steve这个人怎么样?”

谈到Steve,Bucky心里突然上上下下起来:“……你指哪方面?”

“样子?身材?性格?不管是哪样。我的意思是,合你的口味吗。”

Bucky顿了顿,接着笑了一下,提醒对方道:“Nat小姐,我想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我是直男,谢谢。”

“哦?是吗?”不等Bucky回答,她继续说道,“Sharon Carter呢,我看过照片,是个挺有味道的女人……和Steve的关系也很不错。而Steve,以后始终是会成为别人的男人的……”

Bucky一怔,听出了对方的言外之意:“你想说什么?”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还是说,你假装不知道?不要误会,我只是善意提醒。”Natasha别有意味地看了他一眼,把碎发撩到而后,转身走向了 Steve的卧室。

————

Natasha在Steve的房间里待了没多久就走了,离开前没再和Bucky说过一句话。

Bucky把毛巾泡进水里,看着它飘在上面,片刻后把它胡乱塞进那盆清水里,再拖出来扭干,折成长条的形状放到Steve的额头上。

麦片粥放在锅里保温,中途Bucky回了趟家,把杰弗森带过来让它和爱丽丝做个伴,然后把它们锁在了房门外面。

他二十分钟前帮Steve量了一次体温,和早上比起来他的烧已经退了不少,脸色也比他刚来时要好一些。毕竟已经是个老大不小的成年人,接下来的事情他一个人应该也能应付得过来。

这时候他大概就可以回家了。

可是他没有。尽管心里对Steve的事情有些忐忑,理智告诉他现在应该回到自己的家里,但屁股像是黏在了床边那张椅子上似的,一动也动不了。

……也许是太累了,还是再坐一会吧。

他挣扎了一下,然后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房间里的布置和客厅一样简单整洁,能引起Bucky的兴趣的只有床头放着的两本从市立图书馆借来的书。Bucky拿起来看了看,两本都是普希金的诗集。

Steve读得很认真,几乎每一首诗页都有他用小纸条写下的注解。事实上Bucky已经把普希金的诗翻来覆去读过无数遍了,几乎每一个单词都烂熟于心,然而现在再看Steve所做的注释,仍然发现有不少新的体会。

在翻到《致凯恩》时,他的视线在最后几行文字上停了下来。


【我的心狂喜地跳跃,

 为了它一切又重新苏醒,

 有了神往,有了灵感,

 有了生命,有了眼泪,也有了爱情。】


Steve没有给这一首诗做任何的注解,只是在最后几行上圈圈画画了好几回,然后又用橡皮把那些痕迹擦去——这是图书馆不允许的,Steve当然不是会做出违纪之事的人,这看上去更像是他无意间做出的动作。Bucky用指腹缓慢地摩挲着纸页上的那几行文字,Steve似乎读过这首诗很多遍,写写画画的符号和线条被擦得略微凌乱,连纸页都被橡皮擦轻微地磨破了一层皮。

他不知道这几句诗对Steve有怎样的触动,但是他知道它对自己产生了怎样的触动。

他身上的什么东西正在一点点改变着。


窗外的雨下得很大,雨滴响亮地击打在窗户上。

Bucky把视线移向熟睡的Steve,他的睡颜很平静,唇角似乎还带着极浅的微笑。


他想起Natasha说的话,和Steve。

Steve从来不会拒绝过他提出的要求。

Steve会速写本上一遍遍地画他的样子——到后来,即使不需要看着他也能把他头上的每一根头发,脸上的每一个神情画的活灵活现。

Steve也从不会对他撒谎,如果真的是不能说的事情,他宁愿闭口不谈。

Steve——


Bucky发觉自己现在的心情好像有点糟糕。

他忽然很想——

很想吻他。


TBC


更点存货 很想写文爽一把 奈何生活如此艰辛 不知道下一次更是什么时候 from被三次元榨干的我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6)
热度(266)
©电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