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泳

原ID:Yerushalaim 微博@二百斤的电泳
盾冬only
如有雷同,是我抄他
不更新时很少在

【盾冬】Underwater 9

简介:宠物店老板盾x花店老板冬。双直男互掰的狗血八点档

1   2   3   4   5   6   7   8



9

【我的心狂喜地跳跃,
 为了它一切又重新苏醒,
 有了神往,有了灵感,
 有了生命,有了眼泪,也有了爱情。】*1

 

他真的喜欢上了Bucky吗?

 

市立图书馆“书屋”坐落在尼禄大街上,这条大街位于Napol的中心城区,也是一个延续了两千多年的老城区。不过不像罗马或是米兰那样的国际大都市,每天经过市中心的人流并不多,比起新城区的喧嚣热闹而言更加显得静谧优雅。

街道比外围的主城区的道路要稍窄一些,两旁种满了低矮的植物。据说曾经有人提议在这条主干道两旁种植梧桐树,但最终因为Napol特殊的天气原因而否决了这个提案。

这些小花小草背后列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商店——装修精致的冰淇淋店,古董店,画廊……其中,“书屋”就建立在这些鳞次栉比的店铺之间。

 

天气并不是很晴朗,云层压得有些低,雨刚停下来不久又有了去而复返的趋势。图书馆里十分安静,只偶尔有书页翻过的声响。Steve坐在其中一个角落,用铅笔在刚才读到的地方做了一个标记。

他对东欧文化的兴趣不大,更没有什么了解,所以初次读普希金的诗集,还是花了一些功夫。他的视线在这一页上停留了许久,最后轻轻呼了口气。

 

他想,他大概真的喜欢上了Bucky。

 

Napol虽然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城市,但是并不闭塞,事实上许多人早在小的时候就已经接受了同性恋的存在,Steve也一样。所以在意识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的内心并没有过多的挣扎,离上次Natasha来家里拜访已经过去一周多了,而事实上在Natasha挑明种种迹象之前他就已经隐隐有了这种预感。只是他花了好些时间去确定自己对Bucky的感情究竟是朋友之间的好感还是喜欢,甚至还因为这件事而让宠物店停业了好几天——最终他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被一个直男掰弯了。

要说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他也说不准,他想这大概是一个慢慢养成的过程。但至少在他现在意识到之前,他就已经喜欢上Bucky了。

他现在之所以能静心坐在这里啃一本完全不感兴趣的诗集,也只是因为Bucky喜欢而已——他刚搬来的时候曾经问他喜欢的是普希金还是托尔斯泰,一般说来,人们会第一时间问出口的作者,一定都是自己深深地了解并喜爱的。

Steve看着普希金为凯恩写下的这首情诗,又在那几行上面画了个圈。

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只是因为看到这几行诗时,他会想起Bucky。

 

Bucky。

他在心里慢慢咀嚼着这个昵称。

 

到一楼登记处借书时,天上果然又开始下起了雨。

他拿好装袋的诗集,打伞走出去,脑子里却单曲循环一般反复重复着那几句诗。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变得有些神游。

虽然他不会刻意去淡化对Bucky的喜欢,但总还是不能完全沉溺进去——毕竟对方是一个直男,爱上一个直男的下场可是再悲惨不过了——可你喜欢他啊,Steve,你是一个男人,应该勇敢地去追求对方,说不定Bucky就被你打动了——但你也不能因为自己的感情而干扰一个直男的人生,最正确的选择应该是和Bucky保持距离……

思维在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小跑着奔向侧门摆放着的供还书的书箱时戛然而止。

他的瞳孔微微缩了缩,对方并没有看到他。他今天穿了一件纯灰色的T恤和一条牛仔裤,头发被雨淋湿了一些,他随意撸了一把沾了水的头发,甩了一下头。然后他把书包抱到身前,小心翼翼地把要还的书塞进书箱里。Steve仔细辨认了一下,那几本书的封面用的是同一种封皮,上色风格也大同小异,大约是一个系列的,他隐约看到了封皮上的几个字母,似乎是叶赛宁*2。

Bucky的心情看起来不错,Steve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午休时间还没过。

——去他妈的保持距离。

他走上前,拍了拍Bucky的肩膀。

Steve:“……”

动作太快,Steve一时忘了该说什么,只是条件反射一样快速把手收了回来。手心微微渗着汗,垂在身侧,在空气里虚虚抓合了好几下——以至于他没有发现Bucky在看见他时绷紧了瞬间的表情。

Bucky笑了一下:“Steve?好巧。”

Steve好半天才把狂躁的心跳压了下来:“是啊……你来还书?”

“嗯,叶赛宁的。以前对他没什么兴趣,这段时间忽然想看……你借的是普希金的诗集?我还以为你对东欧文学没有兴趣呢?”

Steve一时没在脑子里整理出合理的解释,只好干巴巴地回答:“我也是这段时间才忽然有兴趣的。”

Bucky没接话,两人一时无言,定定地在书箱前站了足足五分钟。

直到一个来还书的小姑娘请他们借过一下,他们才回过神来。

两个人同时侧过身让开一条道,Steve假装抬头看了看天,揉了揉鼻尖,问:“你开车了吗?”

Bucky定了定神:“没有,我走路来的,反正离花店不远。”

“那你现在回去吗?一起吧。”Steve打量了他一下,“你应该没带伞吧?”

Bucky的目光游移了几秒,才小声地“嗯”了一下。

————

尼禄大街的这条路不算长,在干道的这一头走五分钟就能看到另一头。雨下得有些大,Steve不动声色地将伞朝Bucky的方向倾。

Bucky自然不傻,他在第三次提醒Steve应该把伞摆正却没有结果后,果断抓住了Steve握着伞柄的手。

微小的电流从手背一直钻上大脑,Steve的肌肉绷紧了瞬间才听清Bucky的话。

“想吃冰淇淋吗?”Bucky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前面的一家冰淇淋店,又说,“雨这么大,还是先避避雨吧。你半边身子都湿透了。”

Steve张了张嘴,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做让Bucky有些不自在——自从发现自己被对方掰弯以后,许多平常的事情落在他的眼里都拐了个弯变成了不平常,以前看Bucky这样的眼神知道他其实无所谓,现在看却觉得对方似乎觉得这样有些别扭——他想不出反驳的理由,轻轻点了点头。

 

小店里开着冷气,一推开门就能感觉到一股冷空气扑面而来,让刚刚半边身子都被大雨临幸的Steve着实打了个哆嗦。

他们一人点了一份冰激凌,女侍应生看起来大概是闲暇来做兼职的学生,点好单后依旧站在他们面前盯着他们来回看,好半天忽然咕哝一句:“你们真般配呀。”

Steve:“……”

Bucky:“……”

侍应生刚说完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捂住了嘴,转身小跑着走开了。

 

事实上这话要是搁在一周前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Steve倒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异样,过后两个人打个哈哈就顺势把这话抛到了脑后。但在意识到自己喜欢Bucky这件事以后,这句话真是怎么听怎么悦耳——

不不不,Steve你在想什么呢,Bucky可是直男,哪能跟你般配……

想到这里,他徒然觉得气氛尴尬了起来。抬起眼,他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冰淇淋已经送了上来,坐在对面的Bucky正用一种古怪的表情看着他。

Steve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Bucky不太自然地移开了视线,挖了一勺冰激凌:“没什么,你的冰激凌快化了,快吃。”

Steve赶紧低头舀了一勺冰激凌好避开Bucky的视线,还没等他找出下一个话题,就听到对面的Bucky又问:“我最近是不是干了什么让你觉得讨厌的事情?”

Steve:“……什么?没有啊?”

“唔……”Bucky咬着勺子,声音有些含糊,“我总感觉你在有意避开我。你已经一周没有和我一起去遛狗了。”

说完,Bucky又撇了撇嘴,觉得自己这个问题十分愚蠢——如果Steve真的对他有什么偏见的话,又怎么会告诉他这个“外人”呢?

然而另一边的Steve却有些紧张了起来——Bucky这么问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暗示的含义?他看出什么了吗?他会不会因为自己喜欢他而讨厌自己——

“Steve?”Bucky不满地又喊了他一声。

“不,不是……”Steve条件反射一样马上接了话,一边为最近心怀鬼胎的自己开脱,“……我只是最近身体有点不舒服,好像有点感冒……所以不想传染给你。你别在意。”说着,他又假装干涩地咳嗽了两声。

有理有据,Bucky一时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他本来还以为可以趁机问一问素描本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没有理由让他问出口了。

他用勺子戳着已经见底的玻璃碗,变得心不在焉起来。

 

这时的雨已经变小了不少,Steve看了看时间,发现他们已经在这里坐了将近两个小时。Bucky看到他的动作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便提议一道回去。

两个人站起来,同时伸手去抽桌上的抽纸,指尖撞在一起,他们倏地同时抬头看向对方,然后又迅速移开视线,抽回了手。

Bucky最先反应了过来,先走了出去。Steve继续装模作样地抽了一张纸巾,也跟在他身后推开了店门。

 

潮湿温暖的空气包裹了他们,两个人沉默着,轻轻揉捏着自己微微发烫的指尖。

 

注:*1:出自普希金的《致凯恩》。

*2:俄国诗人。

 

TBC


求评么么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0)
热度(256)
©电泳 | Powered by LOFTER